网站地图 | 加入收藏 | RSS欢迎来到UFO的秘密网站!本网搜集 UFO 外星人 鬼故事 麦田怪圈 探索发现 UFO事件 UFO图片 UFO视频 USO等相关信息

在教室做扶住宝贝的腰挺进去 啊好大用力

编辑:ufo爱好者 来源:ufo爱好者 浏览:5323 发布时间:2019-10-10 07:48:10 发布评论

 

第11章 敢对墨爷无礼?

陈墨见状,顿时热血沸腾,差点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。

但是想到洛妃兰凄惨的遭遇,他咬了咬牙,抱着洛妃兰进入浴室当中,在浴盆里面放满了水,然后将洛妃兰直接扔了进去。

只听见她发出“啊”的一声惊呼,冷水使她一下子从迷蒙中惊醒,原本全是水意的眸子此时也变得清明了一些。

洛妃兰双臂抱在胸前,眼神复杂的盯着陈墨道:“陈墨,这样下去还是不行啊,姐姐还是很想……你快点帮帮我!”

“这些混蛋,弄的药效竟然这么猛!”陈墨见状有些无奈,他犹豫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我有一个比较奇怪的方法,也许可以解掉你中的这种药,不过我也没办法确定一定能行!”

“什么办法?”洛妃兰像是抓住救命稻草般连忙问道。

“一种特殊的按摩手法!”陈墨一脸凝重的说道,“通过按摩穴位和推拿经脉,也许可以帮助你把药性给排出来,但是我从没有用过……”

不等我陈墨说完,洛妃兰迫不及待的说道:“那你快点吧,我要忍不住了……”

“那……好吧!”陈墨有些无奈的咬了咬牙,然后让洛妃兰背对着自己。

看到洛妃兰美丽的背部曲线,陈墨的眼神,顿时变得火热起来。

洛妃兰的背部,就像是一块平整无暇的白玉,背部中间又有着一条秀气而迷人的背沟,一直通向腰部。

陈墨的手触碰上去的那一刻,感觉自己是在把玩一块温润的玉器,那种妙不可言的感觉在一瞬间就让陈墨差点心神失守!

陈墨深吸一口气,强行压制脑海中纷乱无比的念头,然后开始了按摩。

他那一双大手,在洛妃兰肩背部位,或推,或压,或捻,手法看上去非常的复杂。

洛妃兰一直咬着嘴唇,不让自己发出声来,不过她的身体,却是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。

良久,洛妃兰终于平息了下来,身体就像是一滩烂泥,枕着浴缸的边缘闭上了星眸……

陈墨同样狼狈无比,要是在国外,这种情况他早就化身为狼扑了上去。

他玩过的女人不知道多少,上到皇室公主,下到酒吧女郎,完全是兴之所至,从来没有委屈过自己的肾……现在让他克制自己,绝对是世界上最难受的煎熬。

足足过了十来分钟,洛妃兰才从半睡半醒的瘫软状态中慢慢的睁开眼,然后一脸红云看着陈墨说道:“姐姐是不是老了?”

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陈墨声音有点嘶哑的道。

“姐姐都这样了,难道你一点都不想吗……”洛妃兰的声音很低,就像是天边飘来一般。

“怎么会不想,你的魅力,绝对无人能敌,只是我不想伤害你。”陈墨苦笑道,他到现在还难受着呢,哎,男人啊,总是这么难。

看到陈墨弓腰驼背的样子,洛妃兰脸上一红,心中却是充满了暖意,她已经结过婚,她自然知道男人冲动起来是何等的可怕,所以她更能够明白,陈墨忍受的辛苦。

但是陈墨宁愿难受,也不愿伤害自己,这份心意,实在难得。

不过想到梅新仁还有豹哥他们,洛妃兰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起来。

“这次我们得罪了豹哥,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,看来这个酒吧是开不下去了。”洛妃兰苦涩一笑。

“放心吧,有我在,你尽管开你的酒吧,没人能把你怎么样。”陈墨自信的道。

“我知道你很能打,但是双拳难敌四手,好汉架不住人多,这个豹哥,好像是方天虎的人,他们人多势众,根本不能惹!”洛妃兰叹息道。

“方天虎?”陈墨眼中闪过一抹玩味,“你尽管放心好了,就算方天虎来了,也要乖乖的给我低头!”

“你准备好离婚协议,这次,我帮你恢复自由之身!”

看到陈墨身上自信霸道的气息,洛妃兰眼中闪过一抹异彩,下意识的点了点头。

另一边,豹哥带着人,狼狈无比的逃出了魅惑酒吧。

“豹哥,难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吗?”梅新仁不甘心的道。

“算了?怎么可能!”豹哥脸色狰狞的道:“我豹子头还从没有这么憋屈过,我一定要这小子死!”

“但是我们打不过他啊……”梅新仁想到陈墨的身手,就忍不住心中一颤。

“哼,他不管再强,都是一个人,怕他个鸟!等我叫人!”豹哥说着,拨出了一个电话。

“豹子,什么事情?”另一边,一个中年男子沉声问道,而这个男子,却是方天虎的义子,方少达。

“方少,我们被一个混蛋给欺负了!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!”豹哥哭丧着脸道。

“敢欺负我们的人,真是找死!你们在哪?!”方少达闻言,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冷芒。

今天麻痹的被一个陈墨虐成狗,他心中憋闷无比,正要好好发泄一场!

现在竟然有人送上门,方少达打算拿这个不开眼的东西出气!

“魅惑酒吧!”

“在那等我,我马上过去!”方少达挂断电话,对周围吼道:“兄弟们,跟我去砍人!”

闻言,一群青年打了鸡血一般,嗷嗷叫着,跟着方少达冲了出去。

陈墨解决了洛妃兰身上的问题,然后就下了楼去。

他扫了一眼门口,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容,不过他也没有做什么,只是在吧台那里要了一杯酒,慢慢喝了起来。

很快,外面想起了一阵刹车的声音,四五辆面包车伴随着一辆奔驰开了过来。

哗啦啦!

面包车门打开,从中下来了三十个个人。

“方少,您来了!”豹哥等人屁颠屁颠的跑到奔驰车旁边,亲自打开车门。

方少达拉风无比的车中下来,旁边立马有一个小弟给他点上一支雪茄,而且这货大半夜,竟然还带着墨镜,装逼无比。

“走吧,让本少看看,是谁敢打我天虎盟的人。”方少达昂着头,临风而立,抽着雪茄,戴着墨镜,周围一群小弟环绕,那场面,堪比赌王出场。

“终于来了一个有分量的人。”陈墨缓缓从酒吧当中走了出来。

那些小弟见状,顿时哗啦啦的将陈墨给团团围住,只要方少达一声令下,他们就会扑上去将陈墨剁成肉泥。

“方少!就是他,你一定替我们报仇!!”梅新仁叫道,这里,最恨陈墨的应该就是他了。

“方少,今天一定要弄死他,扬天虎盟的威名!”豹哥也道。

“我倒是要看看,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,敢招惹我天虎盟。”方少达吐了一口烟圈,从夜空当中收回目光,向陈墨看去。

只是看了一眼,方少达就脸色大变,连忙去下了墨镜,仔细看去。

“方少,今天一定要弄死这小子!我都被他打的破相了!”豹哥叫道。

“老子先弄死你!”方少达突然大怒,一脚踹到了豹哥的肚子上。

“威名,扬你吗的威名!”将豹哥踹飞了出去之后,方少达还不解恨,又两巴掌扇到了梅新仁和李二狗的脸上。

“方少,你为什么打我们?”豹哥等人顿时懵逼了。

“你们两个王八蛋,吃了熊心豹子胆了,竟然敢对墨爷无礼?”方少达指着他们的鼻子骂道:“说?谁他妈给你们的狗胆?!”

“墨爷?墨爷谁?陈墨吗?”豹哥等人依旧满脸茫然。

“草,陈墨这俩字也是你们能够叫的吗?以后要叫爷,知道吗?”方少达又是一巴掌扇了过去,顿时将豹哥打的七荤八素。

打完了两人,方少达屁颠屁颠的跑到陈墨身前,道:“墨爷真是抱歉,之前不知道是您,不然我一定将这几个混蛋给剁了!”

“你们还真是权大势大啊,到哪里都能够看到你们的人。”陈墨饶有深意的说道。

“哪里哪里,只是混口饭吃罢了。”方少达一脸尴尬的说道。

此时,他心中更是憋屈无比。

本想着要好好发泄一番的,没想到又遇到了这个煞星,难道自己今天出门没看黄历?为什么这么倒霉啊!

扫了一眼方少达的脸色,陈墨冷冷笑道:“咱们熟归熟,但是这笔账还是要好好算算。”

“放心吧墨爷,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。”方少达心中一跳,转脸对豹哥等人吼道:“你们几个还不滚过来给墨爷道歉!”

“方少,他到底是哪门子爷,就算是死,你也要让我们死的明白吧。”豹哥委屈无比的道,这里可是他们的地盘,之前从没有听说过出了一位爷啊!

QQ截图20190316154251.jpg

第12章 墨爷,我们错了!

“麻痹的,我义父都叫他墨哥,你说是不是你爷爷?”方少达大骂道,“你他妈找死别拉上本少!”

“什么?虎爷都要叫哥?”豹哥、李二狗还有梅新仁闻言,全都惊惧无比。

接着,他们浑身一软,直接跪倒在地,连连磕头:“墨爷,我们错了!墨爷,我们不知道是您啊!求你就绕过我们一次吧!”

“做错了事,一句道歉就够了吗?”陈墨冷笑道。

“林豹,如果今天不给墨爷一个满意的答案,今天你就不用回去了!”方少达见状顿时冷喝道。

“方少放心,我林豹一人做事一人当,一定会让墨爷满意!”豹哥闻言,不禁惨然一笑,然后的从路边扣起来一块板砖,直接砸到了李二狗右手上。

李二狗惨叫一声,手顿时粉碎性骨折。

“现在,该你了!”之后,豹哥又对着梅新仁砸去。

“慢着,砸他左手!”陈墨突然出声道。

豹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,但还是照做,直接将梅新仁左手砸断,最后又拎起转头,毫不犹豫的砸到了自己的右手上。

“墨爷,你看这样行吗?要是不行,我们自断双腿!”豹哥一脸冷汗,不过他都不敢吭一声,反而脸色苍白,对着陈墨哀求道。

“倒是敢作敢当,滚一边去。”陈墨喝道。

豹哥虽然被骂,心中却是松了一口气,他知道自己小命保住了。

陈墨抬脚走到梅新仁面前,邪魅一笑道:“知道为什么我不让打你的右手吗?”

“不,不知道,我是猪脑子,还请墨爷您提示一下……”梅新仁趴在地上,一脸惊惧的笑道。

“因为我需要你签字。”陈墨掏出离婚协议,扔到梅新仁面前,道:“你看看,没意见就签字吧。”

梅新仁扫了一眼协议,顿时脸色大变,因为协议上竟然让他净身出户!

“看你的样子,好像不同意?”陈墨脸色微沉,一股恐怖的气息,从他身上散发而出。

“不不不,我签,我签……”梅新仁亡魂大冒,此时哪还敢说半个不字,慌不跌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
“从今天开始,不要让我在中都市见到你。”陈墨收起离婚协议,淡淡的说道。

“多谢墨爷,多谢墨爷,我马上就滚出去中都,永远不再回来。”梅新仁惊惧无比的跪伏在地,丝毫不敢违抗。

“回去给方天虎说一声,让他好好约束一下手下,不然的话,我会亲自去找他谈谈,都滚吧。”陈墨说完,转身回到酒吧当中。

方少达屁都不敢放一个,直接带人溜了。

当陈墨离婚协议交到洛妃兰手中的时候,洛妃兰整个人顿时傻掉了。

梅新仁对她而言,就好像一个魔咒一般,甩也甩也不掉,挣也挣不脱,每当午夜梦回,都会被噩梦惊醒,让她饱受折磨,痛苦不堪。

但是没想到,现在自己终于拿到了离婚协议!

看到上面的白纸黑字,洛妃兰心中情绪汹涌,忍不住抱着陈墨,嚎啕大哭起来。

“没事了,一切都过去了。”陈墨心中怜惜,轻轻抚摸着洛妃兰的后背,任由洛妃兰发泄。

“谢谢你,真的谢谢你,谢谢你将我从梦靥当中解救出来,遇上你,是我最大的幸运!”洛妃兰呢喃道,此时的她,梨花带雨,脸上却是散发着劫后余生的荣光。

“要是真的谢我,那就亲我一口。”陈墨不禁心中一跳,又忍不住口花花起来。

“吧唧!”洛妃兰想也没想,就在陈墨脸上亲了一口。

“额……”陈墨忍不住愣了一下,这女人,也太热情了,莫非药效没过去?

“怎么?难道一个你不满意?还想要再要一个?”看到陈墨发愣,洛妃兰不禁嗔怒的瞪了他一眼。

“额,那啥,我先回去了睡觉了,明天还要早起上班呢。”陈墨连忙找了一个理由,一溜烟跑掉了,再待下去,他真怕自己会化身为狼。

回家之后,陈墨继续用那种奇异的方式健身,折腾了大半夜才将多余的精力发泄掉,然后沉沉睡去。

梦中,他好像回到了那血与火的战场,经历着种种爱恨情仇……

第二天早上,陈墨洗漱了一番,然后在门口买了点早餐,就开车向秦楠的住处而去。

小区楼下,秦楠脸色不太好看。

因为她的身前挡着一个人,而她的室友小莉,也被秦家另外两个保镖给抓着。

“秦虎,你确定要抓我回去吗?”秦楠蹙眉看着为首的男子。

“大小姐,我们只是奉命行事,希望你不要让我们为难!”秦虎皮笑肉不笑的道。

“那你们为什么要抓我的室友?她和这件事没关系吧?”秦楠冷冷的说道。

“大小姐执意不肯回去,我们又不能伤害你,所以只能出此下策了!”秦虎摇头道。

“要是我不跟你们走呢?”秦楠冷冷的说道。

“这样的话,你这室友,怕是会有一些麻烦,大小姐心地善良,也不想伤害无辜之人吧?”一个保镖说着,抓着小莉的肩膀猛然用力,小莉的脸上顿时呈现出痛苦之色。

“住手!”秦楠急忙喊道:“别伤害她,我跟你们回去就是!”

“早点如此,不就好了吗?”秦虎见状不禁冷笑道。

另外两人放开了小莉,然后一左一右的押着秦楠道:“大小姐,请吧!”

秦楠脸上闪过一丝无奈,正准备跟三人离开,一辆宝马车突然咆哮着撞了过来。

秦虎三人脸色大变,连忙向一边躲开。

“他妈你怎么开车的!”秦虎大怒,指着宝马车破口大骂。

车门打开,陈墨从里面下来,冷冷的看着秦虎三人道:“放开她!”

“小子,你是什么人?劝你不要多管闲事!”秦虎冷笑道。

“我说,放开她!不然的话,你们手臂都会废掉!”陈墨不答,眼神反而更加冰冷了。

“好大的口气,我倒是要看看,你有什么能耐!”秦虎大怒,两个跨步,就走到了陈墨面前,然后一拳对着陈墨的胸口砸去。

“不自量力!”陈墨冷然一笑,不闪不避。

“小心!”秦楠脸色大变,她深知秦虎的厉害,要是被打中,陈墨的胸骨恐怕要被打断了!

砰!

咔擦!

一声脆响,这是骨头碎裂的声音。

“完了!”秦楠脸色苍白。

不过令人惊异的是,陈墨嘴角挂着一抹讥讽站在那里纹丝不动,而秦虎却是脸色大变。

“我的手,我的手断了!”秦虎惨叫不已。

看到这一幕,不只是秦楠,就连另外两个保镖也全都愣住了。

就在这时,只见陈墨身形一闪,那俩保镖都没有看到陈墨怎么出手的,只觉得腹部一痛,然后整个人直接横飞了出去,过了四五秒,才挣扎着爬了起来。

“以后秦楠我保了,谁敢找她的麻烦,决不轻饶!”陈墨扫了一眼三人,然后冷喝道:“滚!”

“小子,有些事,不是你能够管的!”秦虎沉着脸说道。

“我想管的事情,还没有人能够阻拦!”陈墨猛然往前塌了一步,身上露出一股霸道凌厉的气息:“自己滚还是我帮你们?”

“好,好得很,小子你给我等着,早晚有一天你会后悔!”感受到陈墨身上凶悍的气息,秦虎眼神一缩,连忙带着另外两人离开。

“谢谢你陈墨,不过这件事你不该插手。”秦楠眼神复杂的说道。

“该不该插手,我都已经出手了,放心吧,没事的。”陈墨一脸笑容看向秦楠,脸上的凌厉全都消失不见。

“好吧,那你以后小心点,有什么事情,给我打电话。”秦楠担忧的说道。

“放心吧,我心里有数。”陈墨不在意的笑道。

见状,秦楠摇了摇头,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,不禁问道:“对了,你怎么来了这里?不是该去接夏总上班吗?”

“这不是路过嘛,正好接你一起!”陈墨笑道。

“我自己有车,你还是赶紧去接夏总吧。”秦楠苦笑道。

“你自己开车哪有坐我的车安全?”陈墨笑嘻嘻的说道,“赶紧上车吧,不然夏总等急了,恐怕要扣我工资了。”

“没个正行。”秦楠娇嗔的瞪了陈墨一眼,不过还是上了车。

宝马车缓缓启动,继续上前,等他们来到夏轻雪所住的华语美墅别墅区门口,发现夏轻雪正一脸冰寒的在门口等着。

“完了完了,夏总生气了!”秦楠紧张无比。

夏轻雪的气场实在太强了,要不然也无法镇住整个公司。

“不要怂,看我的!”陈墨一脸豪气的下车。

屁颠屁颠的走到夏轻雪面前,陈墨立马一脸讨好的笑道:“抱歉夏总让你等急了,赶紧上车吧!”

说着,陈墨亲自将车门打开,还将手放在车门顶部。

秦楠见状嘴角不禁抽了一下,这就是不要怂?!

“怎么来的这么晚?”夏轻雪上车,然后冷声道,“以后要提前半小时!”

“路上我去接秦助理了,遇到了几只苍蝇,顺便帮她打发了。”陈墨骄傲的说道。

秦楠再度无语了,这家伙刚才还一脸英雄气概,眨眼间就把自己卖了,还用自己挡枪,这混蛋!

“是陈建业那家伙吧?”夏轻雪蹙眉道。

“嗯,是他。”看夏轻雪误会,秦楠也没有解释,毕竟这事牵连太多。

“打发走了也好,他配不上你。”夏轻雪微微摇头。

“那是,能够配上咱家楠楠的,应该是那种盖世英雄!”陈墨一边开车,一边自豪的道。

“你该不会说,这个人就是你吧?”夏轻雪扫了一眼陈墨,眼中满是不屑。

“你错了,我配不上她,一般的男人,也根本配不上她!”陈墨却是说道。

他是一个浪子,他虽然口花花,也会调戏秦楠,但是他知道自己和秦楠不太合适。

兄弟的妹妹,就是他的妹妹,当然要找最好的男人!

“没想到你还有谦虚的时候。”夏轻雪倒是有些意外,眼中闪过一丝异芒,她隐约感觉这混蛋对秦楠好像有着特殊的感情。

旁边的秦楠没有说话,但是她的心中,却是泛起了一种奇异的感觉。

这一刻,她好像能够察觉到自己在陈墨心中的位置,是那样高高在上和完美。

虽然她不喜欢陈墨,能被一个男人这样宠,不是天大的幸运和幸福吗?

“我一项都是这么谦虚。”陈墨大言不惭的胡说八道。

夏轻雪和秦楠,闻言顿时不约而同的翻了一个白眼。

“嘿嘿……”陈墨嘿嘿一笑,正要说话,无意间瞥了一眼倒车镜,顿时冷笑起来。

“怎么了?”夏轻雪看到陈墨的表情,不禁问道。

“你最近得罪了什么人吗?”陈墨不答反问。

“这两天有人恐吓我,昨天早上更是差点出了车祸,但不知道对方是谁。”夏轻雪蹙眉看着陈墨道,“你可是发现了什么?”

“有人在跟踪我们。”陈墨随口答道。

“什么?要不要报警?”夏轻雪脸色微变。

“有我在,比那些警察管用。”陈墨微微一笑:“我倒是要看看,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头!”

看着陈墨自信的脸庞,夏轻雪稍稍放心下来:“那你小心!”

“坐好了,我要加速了!”陈墨吹了一个口哨,脚下油门猛然一踩。

刷!

宝马车猛然提速,宛如火箭一般向前窜去。

“跟我飙车!还差的远呢!”后面一辆黑色的切诺基车当中,有三个脸色阴沉的男子,他们身上全都散发着一股凶厉的气息,一看就不是易于之辈。

说话的是稍瘦的那人,此时正在开车,只见他冷笑一声,切诺基发出一声咆哮,迅速的向宝马车追去。

“猴子的车技,就算那些专业赛车手也比不上,那小子竟然想要甩开我们,真是不自量力。”后面一个胖子不屑的道。

“哈哈,还是小毛了解我!”猴子闻言不禁得意一笑。

“别大意。”最后一个光头大汉沉声道。

“卧槽……跟丢了!”光头大汉的话当说完,就听见猴子怒骂了一声。

“什么?”胖子也就是小毛,伸头看了看,哪里还能看的宝马车的影子,脸上不禁满是愕然。

“老大怎么办?”猴子不禁问道。

“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,继续追!”光头大汉冷冷一笑,沉稳的说道。

“怎么样?甩开他们了吗?”夏轻雪担心的问道。

“甩掉了,你们做好,我将你们送回公司,再来会会他们!”陈墨说着,宝马车再度提速,宛如游鱼一般,在车流当中不断穿梭。

五分钟时间,陈墨跑完了十几分钟的路程,将夏轻雪和秦楠放下之后,他调转车头,向来路而去。

一个偏僻的路口,黑色的切诺基正呼啸着向前追去。

“他妈的,这小子竟然这么快,难道到公司了不成?”

“这样的话就只能等待时机了!”

“嘎吱!”正说着,只见一辆宝马车猛然从旁边一条小道上冲出,横在他们的面前。

猴子见状吓了一跳,连忙踩下刹车,同时猛打方向盘,车身顿时旋转了九十度,撞到了旁边的花池边上。

“他妈的怎么开车的!”小毛大怒,伸头对陈墨骂道。

“卧槽,是夏轻雪那娘们的宝马车!”猴子伸头一看,顿时怪叫道。

“真是找死,弄死她们!”三人打开车门跳了下来。

“弄死我?看咱们谁弄死谁!”陈墨叼着烟,然后下车向光头三人走去。

>>>>本文《女神的逆天狂兵》全文在线阅读<<<<

查看全部评论

信息评论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