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地图 | 加入收藏 | RSS欢迎来到UFO的秘密网站!本网搜集 UFO 外星人 鬼故事 麦田怪圈 探索发现 UFO事件 UFO图片 UFO视频 USO等相关信息

《第一神龙林阳小说》—完整版—全文在线阅读

编辑:ufo爱好者 来源:ufo爱好者 浏览:3502 发布时间:2019-10-10 07:22:29 发布评论

 

第一章弃子

“少爷,几年不见,你比过去沉稳了许多啊。”一个面容精瘦的老者站在林阳面前,笑容和蔼。

林阳看到来人,面色阴冷。

“我已经按照那个女人的要求,在江城做了这么多年的上门女婿,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个弃子,不会对任何人造成威胁,她还想怎样?你现在是来替她清理门户的么?”

老者笑了笑,开口说:“少爷,你误会了,我是来接你回去的。而且那位是你母亲,你这么称呼她,有些不妥。”

林阳冷笑一声,开口道:“母亲?在我看来,她不过是个利欲熏心的毒妇罢了,当年我父亲失踪,她趁机独揽林家大权,因为害怕我对她的地位造成影响,编造说我想杀她夺权,借机将我赶出林家,这样的人,配得上母亲这个称谓么?”

老者叹了口气,开口说:“你母亲当年也是一时糊涂,毕竟你是林家唯一的后代,她接手林家,对权力有了渴望,自然会对你产生一些芥蒂。”

“如今她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深感忏悔,而且她现在得了重病,身体一天不如一天,你是林家唯一的后人,她也在等着你回去,林家作为华国顶级家族,不能没有掌舵人啊。”

林阳负手而立,开口说:“我怀疑我根本不是她亲生的,我已经不是林家的人,你们的事我也不会插手,你还是回去吧。”

说完,林阳直接转身,将手里的垃圾袋扔进垃圾箱后,离开了这里。

尽管林家继承人这个身份拿出去可以震惊天下,但林阳对此却没有任何想法。

早在当年他被林家人赶出家门的时候,他便已经对林家没了任何感情。

他现在是江城二流家族许家的上门女婿,江城人尽皆知的费物。

没有人知道,他曾是京都只手遮天的林家的少爷。

不过这些都已经无所谓了,来江城的这几年,林阳已经学会了隐忍,和厚积薄发。

回到家中,刚开门,一个杯子便朝着林阳的头顶砸了过来。

若不是反应快,及时躲开,林阳的脑袋恐怕得破个大洞。

“林阳,说你是费物都是给你脸了,让你倒个垃圾都这么磨蹭,你上辈子是条蛆么?”

一个尖锐刻薄的女声响起,接着便看到一个双手叉腰,颐指气使的女人,正是林阳的丈母娘,宋婉月。

“行了,别跟他废话了,赶紧收拾一下,我爹那边人都快到齐了,去的晚了,又得被我那几个哥哥数落。”

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走过来,没好气地瞪了林阳一眼。

此人是林阳的老丈人,许国华,许家混的最差的人。

“哼,你还有脸说,想到你家那些人看我们的眼神,我就来气。”

宋婉月没再搭理林阳,转身收拾东西去了。

林阳无奈地叹了口气,弯腰把掉在地上的杯子捡了起来,放回了桌子上。

转身的时候,一个俏丽的人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,眼神冷漠。

这正是林阳的老婆,许苏晴。

许苏晴身材曼妙,该凸出的地方绝不含糊,该瘦下去的地方没有一丝累赘,两条长腿玲珑有致,s形的弧度吸引着所有男人的视线。

加上那张精美绝伦的脸蛋,以及闪闪发光的眼睛,用绝色来形容她都不为过。

也正是因为许苏晴的姿色太过出众,当年嫁给林阳的时候,引起了不小的动静。

所有人都觉得,这样一个美女,嫁给林阳这种费物,实在是太糟蹋了。

林阳看见许苏晴之后,露出了一个笑容,对于自己这个绝美老婆,他还是很满意的。

尽管许苏晴对他一直很冷漠。

“待会儿去参加许家的家宴,你就跟着我,不该说的不要说,听到了么。”许苏晴冷冰冰说道。

“知道了。”林阳没在意,应了一声。

没多久,宋婉月和许国华二人便收拾好,由许国华开车,带着林阳和许苏晴去了许家别墅。

“林阳,待会儿去了老爷子那里,你给我机灵点,你在许家人眼里什么样你应该清楚,要是你这次给我们丢了人,回去之后我绝对饶不了你。”

宋婉月嘀咕了一句,就像带着林阳去参加许家家宴,本身就是一件丢人的事情一样。

到了许家别墅,四个人一块走进去,林阳跟在最后。

别墅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,都是许家老爷子许震云的儿子们以及家眷。

许家在江城虽然只是二流家族,但名下经营着一个装修公司,规模还算大,在普通人眼中也算是大家族。

许家的不少人都在公司里任职,已经算得上家族企业了。

此时众人都围在客厅的一个展架前边,展架上放着不少古董,许震云正满脸得意地介绍着自己的藏品。

这人最大的爱好就是古董收藏,一直把展架上的这些古董当成他的命根子。

许家的众人为了讨老爷子的欢心,一个接一个马屁拍着。

宋婉月和许国华走过去,张口就说老爷子有眼光,收藏的都是一等一的宝贝,把许震云哄的眉开眼笑。

林阳朝着架子上扫了一眼,心中顿时鄙夷了一下,这些藏品质量一般,其中还有两个赝品,离宝贝的等级还差的远。

他从小就在京都林家见过各种各样的宝贝,加上聪慧伶俐,鉴宝一行的知识他早就熟烂于心,水平甚至比一些鉴宝大师还要高。

许震云正高兴,突然瞥到林阳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的这些藏品,而且在场的人只有林阳没有夸他的眼光好,像是瞧不上他这些藏品一样,一张脸立马拉了下来。

“林阳,你是不是看不上老头子我这些藏品,怎么站在那儿半句话都不说?”许震云直接开口道。

林阳摇了摇头,说:“没有。”

众人纷纷朝着林阳这里看过来,脸上都露出了嘲讽和责难的表情。

“老爷子,这林阳可是人尽皆知的废物,他能懂什么收藏啊,您老人家就别跟他一般见识了。”

“是啊,这林阳天天在家里刷盘子刷碗,要是能懂这些就奇了怪了,别搭理他。”

“呵呵,真不知道这他真傻还是假傻,就算不懂,说几句话总会吧,站在那儿一幅很懂行的样子,装什么呢。”

……

许家的那些亲戚全都数落起林阳。

宋婉月和许国华两个人也都是狠狠地剜了林阳一眼,宋婉月小声嘀咕道:“我就说不该带你来,来了只有丢人的份儿。”

许苏晴也是一脸阴沉,咬起了嘴唇,毕竟林阳是她丈夫,林阳丢人,也就相当于她丢人了。

“哈哈,林阳这屌丝当然什么都不懂了,他哪里能跟爷爷的艺术天分相比,爷爷,他这种人你就不用理会,无视就行了。”

这时候一个爽朗的声音响起,众人扭头看去,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走了过来。

这人是许震云的大孙子,许苏晴大伯父的儿子,许家豪,因为是许家长孙,又能讨许震云的欢心,所以深受许震云的喜爱。

所有人都已经认定,将来许家的产业,会交到许家豪的手上。

许家豪向来觉得自己是天之骄子,所以向来瞧不起许国华一家。

林阳又是远近闻名的废物,许家豪更是不把他放在眼里,说话从来没留过情。

“家豪说的对,老爷子的艺术天分,怎么能是林阳这种一无是处的人能比的,老爷子无视他就行了。”

“老爷子的艺术情怀,是许家水平最高的,这林阳都快跟下人有一比了,不懂老爷子的藏品,也是正常。”

“哈哈,看来最懂老爷子的,还是家豪啊,同样是年轻一辈,林阳给家豪提鞋都不配啊。”

……

一群人纷纷舔起许家豪来,毕竟这是许家未来的继承人,必须搞好关系。

许家豪走到许震云面前,用余光瞥了林阳一眼,眼神当中满是不屑。

许震云见许家豪来了,脸色才算舒缓了一些。

“爷爷,我可不像某些废物,喜欢不懂装懂,我这次特意给您带了礼物,您来掌掌眼。”

许家豪说着,转身从他身后的一个人手上拿过一个画卷,徐徐展开。

许震云看过去,眼睛顿时一亮,惊呼道:“这……这是唐伯虎的《骑驴思归图》?”

“爷爷,你的眼光依旧不减当年啊,没错,这正是唐伯虎真迹,我费了好大劲才弄来的。”许家豪满脸得意地开口,周围人都是一阵羡慕。

许震云接过那副画,像模像样地看起来。其实他对古玩也只是一知半解,之所以喜欢收藏这些东西,是为了让别人夸他。

大部分时候,他是分不出真假的,既然许家豪说这是真迹,那应该就是真迹。

许家豪扭头看向林阳,得意道:“林阳,这可是唐伯虎真迹,你快多看两眼吧,你这种俗人,见到这种画的机会可不多,你可得赶快改改你这无知又无脑的毛病。”

林阳满脸淡漠,心中却是冷笑,他一眼便看出许家豪拿来的这幅画是赝品,毫无收藏价值可言。

“许家豪,你送画就送画,别总找借口踩林阳一脚行不行,他好歹是我丈夫。”许苏晴实在忍不住,怼了许家豪一句。

她并不是为林阳说话,而是觉得许家豪这是在借林阳羞辱她一家。

“呵呵,许苏晴,我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,他就是一个屌丝,什么都不懂,还自以为是,而且我能送爷爷唐伯虎的真迹,他能么?我说他几句,不应该么?”许家豪丝毫没留情面。

许苏晴一张脸憋的通红,满是委屈。

见许苏晴受气,林阳心中一凛,许家豪说他,他不理会,是因为没把许家豪放在眼里,但许家豪让许苏晴受委屈,他不能忍。

他当即上前一步,指着许震云手中的那副画,朗声道:“唐寅的画向来以笔墨细秀,布局舒朗闻名,这幅画的笔墨粗劣,而且布局狭隘,完全没有唐寅的水平。”

“而且唐寅的落款一般都是他的名字,这幅画的落款却是唐伯虎,分明是现代不了解唐寅画作的人制作出来的拙劣赝品。”

林阳的话音一落,所有人都闭上了嘴,整个大厅鸦雀无声。

QQ截图20180713150517.jpg

第二章 给我滚出去

许家豪的脸上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惊慌,他随即瞪了林阳一眼,骂道:“你他妈一个臭屌丝懂什么,竟然敢说我送爷爷的画是赝品?”

“这可是唐伯虎真迹,你不懂,难不成还以为爷爷也不懂么?”

他扭头看向许震云,直接把林阳的矛头指向了许震云。

刚才许震云可是亲口说这是唐伯虎的真迹,虽说林阳是在质疑许家豪,但如果林阳说对了,也就说明许震云根本不懂画。

向来以艺术大师自居的许震云当然不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。

他冷哼一声,瞪着林阳喝道:“这画的真假我自然能看出来,用得着你在这儿指指点点?”

“你一个入赘到我许家的费物,谁不知你就是个吃软饭的,现在竟然还敢自以为是地在这儿点评唐伯虎的画作?”

许震云并没有直说这画的真假,虽然他坚信林阳是在胡言乱语,根本不懂画,但唐伯虎的画确实很少用“唐伯虎”三字落款,他一时间心里也没底。

不过不管这画是真是假,林阳这个入赘到许家的人,敢站出来质疑,就是对他威严的一种挑衅,绝不能姑息。

许家众人见许震云发火,纷纷对林阳投去了充满敌意的目光。

“你是脑子进水了么,老爷子都亲口说这是唐伯虎真迹了,你一个屁都不懂的人在这儿胡说什么呢?”

“老爷子允许他来参加家宴就已经很给他面子了,没想到他竟然还在这儿大放厥词,真是不知好歹。”

“国华,看看你的好女婿,一个入赘来的人,竟然还敢这么不识好歹,把老爷子气成这样,你得好好管教管教他了。”

许国华满脸尴尬,他也没想到林阳会突然站出来质疑这幅画,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宋婉月几乎快要被林阳给气炸了,许震云本来对他家就不怎么看中,经过林阳这么一弄,以后恐怕更难分到什么好处了。

她赶紧走到许震云面前,满脸歉意道:“爸,是我们没管教好林阳,让您生气了,您别和一个费物过不去,我这就让他滚出去。”

说完,她便转身指着林阳的鼻子,大声道:“你赶紧给我滚出去,别在这儿丢人现眼!”

林阳看到众人竟然没有一个相信他说的话的,心里边也是一阵无语,拳头不由得攥紧了一些。

他不过是说了句实话,众人却全都跑过来指责他,好像他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一样。

看到众人对林阳的态度,许家豪松了一口气,他这画确实是从二手市场淘回来的赝品,他知道许震云对古玩一知半解,买个赝品,既能讨好许震云,又能借口从公司里挪一笔钱到他自己的腰包。

刚才林阳质疑这幅画的时候,他心里边还是有些忐忑的。

不过看到众人的反应之后,他便放下心来,就算许震云知道这画是假的,也绝对不会说什么。

他脸上露出一个冷笑,走到林阳面前,开口说:“就这么让他滚出去也太便宜他了,今天必须让他道歉!”

“对,必须道歉,哪有污蔑人不道歉的道理。”

“让他道歉,让他知道,在许家,还没他说话的份儿。”

众人纷纷附喝。

林阳只感觉自己身体当中气血翻涌,呼吸都变得粗重了一些。

宋婉月盯着林阳,尖锐道:“你是聋了么?还不赶紧跟嘉豪道歉,不然你以后就别想进许家别墅的门了。”

“不用跟我道歉,他气的是我爷爷,应该给我爷爷道歉。”许家豪开口道。

林阳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,没有道歉的打算。

“我没有胡说,那副画确实是赝品,不信你们可以请一位鉴宝师来鉴定一下。”林阳开口。

宋婉月立马急了,恨不得给林阳一巴掌,没想到都到这个时候了,林阳竟然还嘴硬。

“你是找死么,就为了你几句胡话,我们还给你找一个鉴宝师?老爷子的法眼什么看不出来?你赶紧给他老人家道歉!”宋婉月提高声音道。

林阳看着宋婉月,并没有任何动作。

这时站在一旁的许苏晴走到了林阳面前,她的两只眼睛已经有些红了,俏丽的脸蛋上满是委屈。

“今天来的时候我是不是跟你说不要乱说话?”许苏晴红着眼睛问道。

林阳点了点头,之后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“那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,如果不知道的话,回去我就跟你离婚。”许苏晴接着说。

林阳看着许苏晴委屈的样子,满是心疼,他之所以甘愿忍受许家人的冷眼,做了上门女婿,就是为了许苏晴。

不管是许家豪还是宋婉月,让他无缘无故道歉,他都不可能答应,但是许苏晴不一样。

林阳没办法看着许苏晴为难,继续反抗下去,难受的还是许苏晴。

他深吸了一口气,转身走到许震云面前,低头道:“抱歉,我说错话了。”

许震云冷哼一声,甩了甩手,开口道:“哼,以后不懂就别乱说,省的出去给我许家丢人。”

说完,他便转身走了。

众人都附和着许震云的话指责起林阳,说他就是故意捣乱,顺便还把宋婉月三人一块数落了一遍。

宋婉月和许国华见林阳道歉,也都是松了一口气,不过对林阳的不满依旧没有消退,反而因为众人的指责,更加痛恨林阳了。

许家豪笑着看了林阳一眼,然后用一个只有他和林阳能听到的声音说:“虽然不知道你怎么瞎猫碰上死耗子说对了,不过你也看见了,在许家,没人会替你说话。”

“我奉劝你以后最好还是老实点,作为一个费物,就安心吃你的软饭,否则的话,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。”

说完,许家豪也离开了这里,去陪许震云了。

“以后家宴,还是不要带林阳来了。”许国华叹了口气。

“岂止家宴,我看就该让晴儿跟他离婚,省的拖累我们家。”宋婉月抱怨道。

林阳没有在意两个人的话,而是看向了许苏晴。

许苏晴咬着嘴唇,眼泪已经开始打转,若不是强忍着,恐怕早已经哭出来了。

“对不起,我没做到答应你的事情,让你丢人了。”林阳的声音变得无限温柔与自责。

许苏晴深吸了一口气,用手擦了擦自己的眼睛,开口说:“你不用跟我道歉,林阳,你来我家也有几年了,我知道你对我并没有什么坏心思,但你能不能别这么窝囊,最起码,不要让我也觉得你是一个费物!”

听到许苏晴这话,林阳心中一动。

是隐忍的太久了么?林阳心中喃喃,看来有必要为了许苏晴,做出一些改变了。

过了没多久,到了晚宴时间,许家众人坐在了一块。

因为许国华在家中地位最低,今天又有林阳这件事,所以他们便被安排在了角落里。

晚宴开始,许震云坐在主位,讲了几句,话里边少不了对林阳的讥讽。

许家豪更是在一旁煽风点火,许家的人纷纷附喝。

“老爷子,我们这次来,也准备了礼物,虽然比不上家豪的唐伯虎真迹,不过也算是一点心意了,希望老爷子笑纳。我家婉儿也长大了,老爷子如果有什么如意郎君,可得为婉儿想着点,我可不想让婉儿跟苏晴一样,嫁个费物。”

一个中年女人笑着开口,接着给许震云递过去一个礼盒。

坐在她边上的是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,此女名为许婉儿,是许苏晴二伯的女儿。

整个许家,许婉儿的姿色算是上等,也就比许苏晴差上一丝。

“说的对啊,可千万别再让许家来一个费物了。老爷子,我也给你准备了礼物,我家莹儿,也等着您给找女婿呢。”

当即坐在桌子前的人们便纷纷拿出各自的礼物,给许震云送了过去。

宋婉月和许国华也准备了礼物,许震云收礼的时候脸色并不好看,弄得他们俩又瞪了林阳几眼。

“你说有些人吧,明明在家里都没什么地位了,还不想着讨好一下老爷子,参加家宴连个礼物也不准备,也难怪大家都说他没脑子。”

“就他那样,恐怕是想准备礼物也没钱吧,你还能指望一个吃软饭的,准备出什么礼物么。”

不少人都朝着林阳这里瞥了一眼,眼神中满是嘲讽。

许苏晴低着头,心中纠结,别说是林阳,她这次来,也没准备出什么像样的礼物,毕竟他们家混的太差了。

就在这个时候,许震云的助理突然跑了进来,后边还有人抬着不少东西走了进来。

“董事长,刚才外边来了几个人送礼,说是替少爷庆祝许家家宴,略表诚意。”

“替少爷?”许震云扭头看向许家豪,“家豪,是你朋友?”

许家豪也一脸懵逼,没人跟他说今天会来送礼。

林阳听到“替少爷”三个字就立马明白,这礼应该是林家送的,那个少爷便是他,只不过没人知道他的身份,所有人都下意识地以为这个少爷指的是许家豪。

“说一下都送了什么礼。”许震云开口道。

助理当即拿出了送礼的人给的清单,念了起来。

“唐代景德镇白玉瓶一个!”

“宋代翡翠琉璃盏一个!”

“元代鎏金木雕一个!”

“明代唐寅真迹《溪山渔隐图》一幅!”

……

>>>>本文《第一神龙》全文在线阅读<<<<

查看全部评论

信息评论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