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地图 | 加入收藏 | RSS欢迎来到UFO的秘密网站!本网搜集 UFO 外星人 鬼故事 麦田怪圈 探索发现 UFO事件 UFO图片 UFO视频 USO等相关信息

【最新连载】神级富豪小说(全文章节免费)

编辑:ufo爱好者 来源:ufo爱好者 浏览:4410 发布时间:2019-06-26 11:11:53 发布评论

 我知道他死要面子活受罪,故意多折磨他一会儿,更用力地捏了一下。陈钰舟闷哼一声,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,那样子好笑得要命。

 
“我解释一下啊,我和林芳真的没什么,那天我真的是救了她,你也别为这事儿置气了。你看,你是来和我们公司谈生意的,不要伤了和气。”
 
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,不过他们看起来,我们三个人并没有多大的矛盾,气氛看起来还挺融洽的,只有站得近的林芳能看清陈钰舟的眼眶都疼红了。
 
我瞥见陆总也在围观的人里,就说:“你说这样好不?我们各退一步,我和林芳呢,给你道个歉,合同的事儿,我们就这样敲定了,和气生财。”
 
陈钰舟诧异地瞪着我,想骂我:“你放屁!”
 
但是我抢在他前面低声说:“不答应就等着成通市笑话吧。”
 
说完,我更加用力地捏了一下,陈钰舟刚说到你放两个字,声调猛然一变,变成了:“你放~心~吧。”
 
林芳这在一边看得最清楚,一下子被逗乐了,捂着嘴偷笑着,用还含着泪花的眼睛看了我一眼。我的心里咯噔一跳,她是真的太漂亮了。
 
“让一让。”陆总挤进了人群,不敢相信这一幕,林芳打了陈钰舟一巴掌,陈钰舟竟然还愿意和我们做生意,估计这件事要改变他的人生观了。
 
陆总又确认了一边:“陈总,这个订单真的敲定了?”
 
陈钰舟压着气音对我说:“你松开我,我同意!”
 
我们俩是背对着陆总的,陆总看不见我们的表情,我也低声笑着回答:“那敢情好。”
 
我松开了他的手腕,他疼得立刻想把手腕放在两腿之间夹一下藏起来止疼,这是人最基础的自我保护动作,只是他这一身西装笔挺的,做起这个动作别提多猥琐了。
 
林芳笑着轻轻推了我一下。
 
我扭头说:“是啊陆总,陈总挺好说话的。刚才在房间里是一些误会,现在他已经答应我们了。毕竟我们是老同学,陈总这么慷慨大方的人,不会和我们计较这么一些小事儿的。大家说对吧,你们肯定也认识陈总吧,陈钰舟,巨恩集团的少东家。”
 
我是故意这么说的,让大家都知道陈钰舟的真实身份,他要是敢反悔,就准备丢脸丢到太平洋去吧,我故意让他骑虎难下。
 
陈钰舟气得想骂人,狠狠地剜了我一眼打算离开,我按住他的肩膀,他没好气地骂:“你还想干嘛?!”
 
“钰舟,正好把合同签了得了,我们陆总都带来了。”
 
“合同不急这一时,下次签。”
 
我故意捏了一下他的肩膀,说:“现在签了吧,做生意嘛,讲究的就是一个效率。”
 
陆总也不是个傻子,可能看出了点儿什么,忙把合同掏了出来:“对对,小陈总,反正都聊得差不多了,签了咱们连夜给你加班加点地干!”
 
我又说:“陆总,你看你这话说的,我们陈总肯定不会骗人的,他说签就会签得啦,做生意就是讲信誉,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,他要是出尔反尔,以后通市谁敢和他做生意啊。我认识钰舟很久了,他不是那样的人,对吧?”
 
陈钰舟被我几句话架得高高的,想走走不了,想赖赖不掉,只好拿起合同,假模假式地看了两眼,然后签了名字。
 
一签完,他捏着笔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我们四个人假装一团和气地回到了包间,一离开众人的眼睛,陈钰舟就再也装不住了,拿起包,黑着脸就走了。
 
另我没想到的是,陆总竟然毫不意外,看样子他也知道陈钰舟不是真心要和我们合作的。
 
陆总拿着合同,连灌了三杯酒,开心坏了道:“你别用这个眼神看着我啊,我只要生意,反正合同他是签了,巨恩赖也赖不掉。要想毁约,我还能拿一大笔毁约金呢。”
 
我和林芳两人面面相觑,这倒是大大出乎了我们的意料。
 
陆总这人挺奇葩的,在他的眼里,的确只有生意,他如约给林芳打了一笔奖金,就坐在包间里,直接转账给了林芳。
 
“你算是把陈钰舟给得罪了,我也不知道能留你多久。但是,但是我老陆绝对不是忘恩负义之辈,这路虎先给你开着,哪天我要是开除你,再给你一笔遣散费。你,你绝吃不了亏……”
 
“陆总你喝醉了,先在我家休息一下吧。”
 
“这,这是你家?我要回家。”
 
“可我不认识你家,你家地址是什么?”
 
他愣着想了半天,却想不出来,坐在那儿呵呵傻笑。我只好先找地方停车,谁知道小区竟然一个停车位都没有了。
 
我开车的时候,不经意扭头看了林芳一眼,她却正好扭头,和我的视线正好撞上,我顿时脸上一热,扭头假装看车窗外,虽然我及时掩饰了,可是气氛已经变得很尴尬,我感觉林芳肯定察觉到了什么。
 
就在这时,后座的陆总说:“小子,你,你别觉得我糊弄你呢,我这辆可是全新的路虎,可贵着呢,你开出去还是比较有面子的,油你自己加啊……你一个穷小子能开这么好的车,上辈子求的福啊。”
 
我笑了笑:“谢谢陆总了,您先坐稳,我下去挪个车位出来。”
 
实在没车位了,我只好把我的保时捷挪一挪,硬是凑出一个车位出来。这个保时捷其实是韩坤的,我还没来得及买车,韩坤就把自己最低调的一辆给我开了。
 
挪好后,我跳上驾驶座,林芳和陆总都张着嘴看着我,目光呆滞。
 
“你们这么看着我干嘛?”
 
“你,你,你有一辆保时捷啊。你怎么不早说?”陆总的声音有点儿虚。
 
我笑道:“朋友的车。”
 
“哦,我就说嘛。保时捷费油,你,你开我的路虎挺好的,路虎也不比保时捷差。”
 
陆总心虚地缩回了脑袋,我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,没想到这胖胖的奸商还挺有趣的,更想不到韩坤的车无形之中给我装了一个大逼。
 
我把陆总扔在我的床上,他睡得像是一只猪一样,然后我就送林芳回了自己家,林芳家就在我对门。
 
“等一等,张超!”我转身的时候,林芳忽然叫住我。
 
她喝了一点儿酒,皮肤泛着粉红,连胸口的肌肤都像是泡在了酒里一样,说不出的诱人,我比她高一点儿,从我的角度看下去,能看见黄色的低胸裙里面一道晃眼的沟壑。
 
我猛地回过神,咽了一下口水,用眼神询问她有什么事。
 
“你变化很大,我真没认出你来。”
 
“高二退学以后我去了部队。”
 
“挺好的。”
 
“嗯,挺好的,没事我回去睡觉了。”我真担心再和她说下去,眼睛要长在她胸口挪不走了,男人就这么点儿毛病,看见这两团肉就走不动路。
 
“张超!高中的事……我欠你一句对不起。当时陈钰舟想追我,我拒绝不了他,就只好说你是我男朋友,当时太紧张了,正好你前一天救了我,我脑子里就只能想到你。我不知道陈钰舟会那样对你,真的对不起,后来我和他解释他也不相信。”
 
“没事儿。他不是不相信,他是杀鸡给猴看而已,好好睡觉吧,我早就忘了。”
 
林芳笑着点了点头:“晚安。”
 
我看着她关上了房门后,实在忍不住,原地跳了好几下,心里一个劲儿地叫yes!
 
我原来以为陈钰舟第二天回来公司发脾气,让陆总开除我,没想到他不但没有,连人都没出现。
 
拿到了巨恩的订单,整个公司都忙了起来,我每天要陪陆总到处跑,他现在完全把我当司机用,短短几天,我就学到了不少东西。
 
他说到做到,那辆路虎真的归我开了。说真的,我还挺开心的,毕竟保时捷太招摇了,我想开一辆普通点儿的车。
 
林芳和我住同一栋楼,我上下班都会带她,一来二去,我们俩的关系近了不少,有什么事儿她经常会找我商量,去超市也会叫我一起陪着。
 
有好几次,她还让我陪她回了一趟自己家,我也因此认识了他弟弟林康,这就是个小混子,天天跟人打架,不学无术,年纪轻轻就欠了一屁股的网贷,总是让林芳帮他还钱。
 
“姐,这是你新钓上的凯子啊?看着没上次那个有钱啊。”林康开门的时候打量了我一番,见我身上没值钱的手表,毫不避讳地说了出来。
 
林芳气得推了他一把:“你胡说什么?这是我同事,张超,你别介意,我弟弟这人嘴坏心不坏。”
 
我脸上笑嘻嘻,心里骂着MMP,对林康伸出手说:“没事,你好,我叫张超。”
 
林康切了一声:“行行行,是同事就好。没钱别想泡我姐,我知道她好看。”
 
“臭小子,来客人了你也不知道倒茶招待招待。”
 
“我玩游戏呢,没空。”
 
林芳一脸抱歉,让我赶快坐下,然后给我倒茶,把买的菜都放进了冰箱里。
 
我环顾了一圈,发现林芳家也家徒四壁来形容也不为过,除了一些基本家具以外,啥也没有,而且这些家具都有年头了。
 
林芳尴尬道:“我爸病后天天要用钱,我妈照顾他也挣不了钱,我还有个那样的弟弟,家里就……”
 
“我明白,我家以前比你情况还差。”
 
“真没想到你现在变成这样了,我记得以前你话都不怎么敢跟我说,哈哈。”
 
她话刚说完,手机忽然响了,林芳看了一眼手机,就神色慌张,拿着手机走了出去。我在部队就是侦察连的,一看就知道肯定是陈钰舟打来的。
 
果然,她一回来就垂头丧气的。
 
“陈钰舟找你?”
 
“你怎么知道?”林芳叹了口气说,“她知道我爸的病又要用钱了,说要借钱给我。”
 
我急忙说:“他一定是有别的企图,你不能相信他啊。”
 
“可是我……我……”林芳急得要掉眼泪了,“我爸的手术费怎么办,我上哪儿弄五万块?!”
 
我真恨不得直接借钱给林芳,五万块对我来说就是举手之劳,一句话的事。
 
这时林康拿着手机晃回了客厅:“姐,你这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呢么?陈哥对你多好啊,白送上来的钱,不要白不要。女人,最值钱的就是青春,跟那个男人不是跟,不如选个有钱的。”
 
“我是你姐姐!你想把我卖了?!”林芳大怒,“你把手机给我,是不是陈康来找你了?”
 
林芳伸手想去抢手机,林康不肯给,推开林芳:“是又怎么样?陈哥那么好,那么有钱,对我们家多好,我为什么不能帮他说话。你跟了陈哥,我们一家都有好日子过,要不然你跟个穷鬼,我们家都跟着受穷。”
 
我抓起沙发上的抱枕冲他砸了过去:“你说这话还算是男人么?为什么这个家都要靠你姐养,你就不用负责?林芳,我们走,我有办法。”
 
说完,我拉着满脸眼泪的林芳,离开了林家。
 
林康追出来在楼梯里冲我们大骂:“妈的,死穷鬼,吹牛倒是挺厉害的,我看你上哪儿弄来钱!林芳你没钱就别回家来!”
 
我在看林芳,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了,她紧紧地抓住我的衣袖,像个无助的孩子一样,被眼泪淹没。
 
“别哭了,先上车吧。”
 
我把林芳拉进车里,给她递了一张面纸。
 
“有时候我真想找个地方躲得远远的,我家这个样子,好多老同学都在背地里笑话我,你一定也觉得我很丢脸吧。”
 
她哭得眼睛通红,上气不接下气,哭得我心都乱了。
 
林芳擦了擦眼泪,啜泣着说:“好多人都看不起我,说我为了钱高攀陈钰舟,恐怕你也是这么想的吧。大家都只会觉得我为了钱不要脸,连我弟弟都是,你也不信吧。”
 
我长叹了一口气,还没来得及开口,林芳抹着眼泪继续说:“没事,不信就不信吧,反正我现在已经活成所有人眼里的笑话了。谢谢你今天送我回来,这件事麻烦替我保密。”
 
“等等。”
 
我扑过去拉住车门不让她下车,过于激动,一不小心趴在了她的身上,一只手正好按在她雪白的大腿上,她的皮肤滑的像是丝绸一样。我心里猛地一颤,整个人失去平痕滑到在她的身上,脸贴在她问了的胸口,真滑真软。
 
空气一下子凝固了一样,我们俩都被这忽如其来发生的事弄愣了。
 
过了好一会儿,林芳才手忙脚乱地把我推开。
 
“你,你有话就说,坐着好好说。”
 
林芳的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,低头看了看我的手,我才意识到还摸着她的大腿呢。她拉扯着衣服的下摆,遮了遮衣服,用刚才哭得水汪汪的大眼睛偷瞥了我一下。
 
我干咳了一声:“我想说,我没取笑你。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,可是我不会因此看不起你。我高中的时候,日子比你还难过,我也熬过来了。我知道人缺钱的时候有多痛苦,多卑微,旁人根本没有资格指责你。”
 
林芳忍着哭声,问:“你真的这么觉得?”
 
我用力地点了点头:“真的,别哭了,这五万块,我借给你,我当兵这些年,存了一笔复员费。”
 
五万块对我来说真的不算什么,就算是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上,我也会帮这个忙的。
 
只是我心里略有些困惑,想不通她会不会从一开始就是有目的的。
 
“不行,这可是你当兵攒下来的钱,我怎么可以要,而且我一两年内还不上你。”
 
“现在给你爸看病要紧,就别说这些了。”我长叹了一口气,暗自责怪自己想多了,林芳是多好一个姑娘啊!我却把人想得那么坏。
 
林芳执拗道:“不行。而且,我也不想让你以为我是为了钱才愿意交你这个朋友的。”
 
林芳的爸爸是心脏病,等着钱做手术。手术费一共要二十来万,一半可以医保报销,可还有一半林芳实在凑不出来了,到现在还差五万。
 
直接借钱给林芳,她绝不肯要,看来我得想个办法,把这钱匿名塞进她的手里。
 
有一天中午吃饭的时候,林芳把我坐在了我的对面。
 
我俩熟了以后经常一起吃饭,公司里的人早就见怪不怪了,有些人甚至在私底下说我俩是一对。
 
”今天看起来心情不错,有什么开心的事?“
 
我打量着林芳,最近难得能从她的脸上看见笑容。
 
林芳道:“我最好的朋友要从国外回来了,今晚她请我吃饭,你也认识的,楚潇潇。”
 
我嗯了一声,心里翻了个白眼。
 
谁还能不认识楚潇潇啊,高中的时候没少找过我麻烦,是个女混子,长得是不错,但蛮横不讲理,不是个好东西。
 
忽然林芳柔软的小手握住我放在桌子上的手,我脑子里嗡地一声,吃了一惊,这可是她第一次主动握我的手。
 
她倒是很淡定,笑着说:”你陪我一起去吧。“
 
其实我和楚潇潇真的不熟,不过林芳这样提出来,我肯定不会拒绝。
 
不过,林芳为什么要我陪她去呢?难道她对我也有别的态度了?
 
我心里乐开了花,跟陆总请假,下午去好好收拾了一番,把自己从头到尾包装了一下。
 
说来也巧,楚潇潇请客的KTV,也是骏然的产业。
 
楚潇潇请的都是她高中得好朋友,这妞高中毕业以后就去国外读书了,学了一身洋人的做派,最喜欢喝酒狂欢开派对。
 
我们刚推开门,一个身穿紧身吊带T恤的高挑女子热情地迎了上来,一把抱住林芳:”啊!芳芳,好久不见!我想死你了,哇,你的胸又大了,看来我们的钰舟哥哥有福了。“
 
说完,她还夸张地两只手往林芳芳的胸口摸了上去,林芳吓得尖叫,我看得一头黑线。
 
林芳捂着胸口,佯怒打了楚潇潇一下:”死丫头别胡说,欢迎你回国啊,这是我带给你的礼物。“
 
楚潇潇拿了礼物开心地放开林芳,林芳往前走了几步,这时我才能走进包间里,一看见我,本来还在说笑的众人都愣了一下,互相询问我是谁。
 
我没管他们,而是一眼看见了满脸错愕的陈钰舟,他也一脸错愕地看着我,显然是没想到我会出现在这里。
 
我终于算是知道林芳带我来的目的了,她是害怕陈钰舟。
 
陈钰舟想和林芳说句话,林芳没搭理他。
 
反正在场的人我几乎都不认识,就也没管他们,自己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,打算安安静静地玩一会儿手机。
 
楚潇潇和林芳多年未见,两人打开了话匣子。
 
“我现在自己在筹划一家广告公司,我们已经争取到了骏然的单子,我的广告公司很快就会成立,芳芳,你到时候就来帮我的忙,不要在陆涛的手底下打工了。”
 
“哇,我好羡慕你啊。我们和骏然也接触过,但没谈成功。潇潇,你这么厉害一定会成功的。”
 
“我也是运气好,如果拿不到骏然的单子,投资方可能就会撤资,说到底还是看在骏然的面子上。”
 
我当侦察兵这么多年,感觉比普通人要敏感很多。
 
往那儿一坐,虽然我没看任何人,却能感觉到有一道恶毒的目光一直盯着我,这是来自陈钰舟的。很快,第二道目光也看向我,我一抬头,看见楚潇潇冲我努了努嘴,问林芳:“你带来的这是谁啊?长得还挺帅的,可你怎么能带别的男人来?”
 
林芳莫名其妙,道:“他是我的高中同学兼同事啊,你今晚请的不都是市中的人么,我想大家都是同学,就叫来一起了。”
 
“那你也不能叫他来啊,你这不是打陈钰舟的脸么?我听说了,你和陈钰舟吵架了,小情侣吵架很正常,可别乱生气。”
 
“潇潇你别说了,这事你完全不清楚。我和陈钰舟不可能了,而且张超是我的好朋友,他人也很好。……”
 
听了这些话,我心里比吃了蜜还开心。我扭头看了一眼陈钰舟,陈钰舟也听见了这话,脸都气绿了,死死地捏着杯子,恨不得冲上来和我拼命。
 
我怎么可能怕他?我冲他挑了一下眉毛,意思是想死就来动手试试。陈钰舟大概想起上次被我捏着手腕的惨状,不敢轻易造词。
 
楚潇潇咬着嘴唇,低声说:“我不信,肯定是这家伙乘虚而入,我去会会他。”
 
说完了,楚潇潇举起酒杯,迈着穿着热裤的两条大长腿,身姿摇曳地朝我走了过来。
 
本来大家在各玩各的,可楚潇潇是全场的焦点,她拿着酒杯朝我走过来,所有人的目光便都看向了我。

>>>>本文《神级富豪》全文在线阅读<<<<

查看全部评论

信息评论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