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地图 | 加入收藏 | RSS欢迎来到UFO的秘密网站!本网搜集 UFO 外星人 鬼故事 麦田怪圈 探索发现 UFO事件 UFO图片 UFO视频 USO等相关信息

翁公粗大小莹,第一章婚礼上的群交

编辑:ufo爱好者 来源:ufo爱好者 浏览:4279 发布时间:2019-06-18 14:30:41 发布评论

她不知道老王所说的按摩会按这里,她想要阻止,但内心的渴望却让她什么都没有做。

 

 

真的好舒服!

 

 

靳小小脸红到极点,也不知道是因为羞耻,还是情动。

 文学

这诱人的俏模样,让老王内心更加兴奋和刺激,老王心中开始饥渴难耐。

 

 

人越是躁动,体内气血愈加翻涌,靳小小身上的芳香更加浓郁,这让老王胆子更大了一些。

 

 

他腾出一只大手往下,一边享受,一边试探靳小小的底线。

 

 

很快,他便触碰到靳小小的小裤边缘,只差这最后一下,他便可以......

 

 

“别,不要……”就在老王要动手之际,靳小小残存的理智让她一把握住老王作恶的大手,微微转过头来,眉目婉转,祈求的看着老王。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,让人忍不住就要好好疼爱。

 

 

看着靳小小渐渐恢复理智的眼神,老王知道自己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,不过,看她这样,莫非是个雏儿?

 

 

老王放下作恶的手,嘴角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浮过。

 

 

这件事看来还是急不得。

 

 

“好了,你的身体现在已经完全放松了,接下来给你进行最后的按摩。”

 

 

老王没打算就这样放过靳小小,这样的机会可不多。

 

 

现在夜深人静,这里也没人,加上刚才靳小小的反应,这让他的胆子越来越大。

 

 

“最后的按摩?”靳小小有些害怕了,难道刚才那个还不算吗?

 

 

“刚才那只是让你全身放松下来,你体内的寒气还停留在你的小腹位置,只有将它们全都按压出来,你才能真正痊愈。”

 

 

老王猜到了靳小小的疑惑,解释的完美无缺。

 

 

“好吧……”靳小小想要拒绝,但是刚才那种从没有过的感觉,却让她鬼使神差的答应了下来。

 

 

“你去里屋吧,里面暖和暖和一点。”

 

 

拖着已经发软的双腿,靳小小颤颤巍巍的走向里面的病床,随后趴了上去,没有办法,既然还要继续按摩,那她只能选择这种逃避的方式。

 

 

靳小小的身体微微颤抖着,老王看的心惊胆战,随后伸手拍了她一下。

 

 

靳小小吓得立马坐了起来。她都快哭了:“王叔叔,又怎么了啊?”

 

 

老王和蔼一笑,道:“傻孩子,我要按摩的小腹,你这样干嘛?”

 

 

靳小小立马闹了个大红脸,仰躺着下来。

 

 

看着越发听话的靳小小,老王心中窃喜万分,他激动的伸出手,低声道:“我来了!”

 

 

“嗯!”靳小小紧紧闭着眼睛,浑身颤抖着。

 

 

只是说来也是奇怪,当老王的手重新按在靳小小的小腹上,那股舒服的感觉又来了!

 

 

“王叔叔,你稍微用点力,好吗?”靳小小羞涩的说道。

 

 

老王一愣,眼珠子一转,立马就乘胜追击道:“小小,把你裙子撂上去,这样隔着一层布,效果可打了不少折扣。”

 

 

其实,靳小小这一款睡衣就是超博类型的,穿了简直就跟没穿一样,老王只是想多占点便宜罢了。

 

 

“这样不好吧……”刚才被老王轻薄的情景还历历在目,她深怕老王又趁机占自己便宜。

“嗨,我比你爸爸都大,还能占你便宜不成,刚才我只是想让你彻底放松下来,所以才用了激进的手法,反正选择权在你,你要是还想继续忍受腹痛的折磨,你可以拒绝。”老王说的义正言辞,一番话彻底打消了靳小小的顾虑。

 

 

“对不起,王叔叔,我……我没按摩过,也不知道……那你撂吧。”靳小小涉世未深,被老王的话语唬到了,忙不迭的答应了。

 

 

“嗯……天也不晚了,我也要早点睡觉。”老王装作一副不耐烦的样子,话刚说完,他就急不可耐的将靳小小的睡衣给搂起来。

 

 

一双笔直的大长腿立刻显露出来,在往上看,老王的鼻血都要喷出来了,竟然是粉红色的HelloKitty小裤……

 

 

“王叔叔,你怎么不动啊。”靳小小此刻被掀上来的睡裙挡住了脸,也不知道老王在干嘛。

 

 

这,这怎么有种尹志平非礼小龙女的感觉?

 

 

老王心跳的扑通扑通的,一双手颤颤巍巍的朝着过去。

 

 

“啊……”靳小小惊恐万分,不是按摩小腹吗?怎么又来了?

 

 

“待会寒气可能会从这里出来,你最好能脱掉小裤。”老王威严的声音响起,随后将手移到了小腹位置。

 

 

那股温暖舒适的感觉,让靳小小的恐慌减轻了不少,只是她还有些犹豫,长这么大我还没让人看过那里呢,这样真的合适吗?

 

 

老王也紧张的看着靳小小,自己这一次次的触碰她的底线,未免也太冒险了,万一她意识到自己只是在吃她的豆腐,那可怎么办?

 

 

只是随后,靳小小的话让他精神大振。

 

 

“王叔叔,我同意,不过,你可不可以在寒气快要出来的时候再脱我的……”

 

 

靳小小越说越觉得羞涩。

 

 

“行行行,我又不是怪蜀黍,可没有欺负你们女孩子的癖好。”老王装逼装的很到位,一番话说的自己都快信了。

 

 

“再说了,现在那么多妇产科医生都是男的,你以后生孩子什么的,难道都必须是女医生吗?这都不现实。”

 

 

靳小小微微点头,心中宽慰不少,这时候老王又是两只手一起按摩,一捏一松之下,身体渐渐有了感觉。

 

 

眼看靳小小在自己的攻势之下,越来越情绪高涨,两条修长的大腿,时而并拢,时而放松,老王的呼吸也变的沉重许多。

 

 

反正靳小小已经答应脱了,他的一双大手不时的朝着不可描述之地移动。

 

 

“别,别……”靳小小实在是受不了,檀口微启,声如细蚊一般的求饶着,头部左右摇晃,眉头紧皱,仿佛正在经历某种难以忍受的‘折磨’。

 

 

老王可不呆,他知道这是女娃动情了,于是他悄悄的靠近上前。

 

 

他知道靳小小真的已经动情了,看来今晚这好事十有八九是成了!

 

 

自己这是有多久没做那事了?想不到今晚有这么漂亮的女大学生给自己暖床,老王急不可耐的就弯下腰,急急忙忙的朝着靳小小的嘴唇吻去。

 

 

你别说,隔着这层布,亲起来还真有那么几分尹志平小龙女的感觉。

 

 

靳小小也是迷迷糊糊的开始反馈老王,要说这个靳小小是个雏儿,几番强攻之下,她彻底沉浸在这前所未有的快乐当中。

 

 

特别是老王那只作怪的大手,虽然此刻没有动弹,但是靳小小竟然有种想要把它吃了的急切感觉。

 

 

二人如同偷情的小兽一般,只差一步就要成就好事,老王隔着布亲了一会,最终还是忍受不住,掀开那层睡衣。

四目而对,靳小小的眼眸中竟然还带着几丝泪水。

 

 

“闺女,你咋了?”老王大惊失色。

 

 

“叔,我害怕,你,你不是要给我看病么,怎么现在变得这么奇怪?”靳小小没做过那事,甚至连这方面的知识都懂的很少。

 

 

“别怕,叔叔不会害你的,你躺着别动就行。”也不能怪老王没有良心,只是这时候箭在弦上不得不发。

 

 

他翻身上床,刚要解开靳小小的内裤,这时候,值班室的大门陡然响了。

 

 

“小小,你还在不在啊,好了吗?”

 

 

“来了!”靳小小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猛地睁开了双眼,一把将老王推开。

 

 

“王叔,谢……谢谢你,我,我先回去了。”靳小小脸都红到了耳根,理智恢复,她刚才居然差点那个了。

 

 

她低着头穿上了衣服,连看都不敢看一眼老王,就匆匆地跑出了门诊。

 

 

老王一脸懵逼,这半路竟然杀出个程咬金?

 

 

不过,仔细回想一下,自己并没有做什么太过分的事情,脱内裤的事情也已经说明了,顶多是这其中的尺度没把握好,机会应该也还是有的。

 

 

“慢点跑,寒气已经出来了,回去喝点热水就好了。”

 

 

靳小小听到这声医嘱,诧异的回过头看了老王一眼,随后红着脸点点头。

 

 

“我知道了,王医生。”

 

 

随后她便打开门,一溜烟跑掉了。

 

 

……

 

 

第二天一早,老王就接到了儿子儿媳的电话,让他今天中午无比要回去吃中饭。

 

 

老王还以为家里有什么事,回去了才知道,原来儿子儿媳又给自己介绍了一个老伴。

 

 

老王原本不想搭理这样的老太太,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靳小小,哪里能看上这个皱纹明显的中年女子?

 

 

可是,没想到这个妇人竟然看上了老王。

 

 

吃过饭,屋子里就剩下老王和张姐,儿子儿媳借口上班,走走就走了。

 

 

“老王,你老伴走了十几年了吧?”张姐有一搭没一搭的跟老王套近乎了。

 

 

“还好吧。”老王心不在焉的回答着。

 

 

要说这个张姐呢,长得还算不错,毕竟是城里人,保养的不错,但是毕竟上了年纪,跟靳小小这样的女孩子是完全没法比。

 

 

“哟,那你可真不容易,一个人就把孩子拉扯大了啊。”张姐面露惊讶,刻意的夸赞老王。

 

 

老王实在不想理她,便点点头没说话。

 

 

老王的态度不算好,可是张姐一点也不介意,看着老王这么大年纪还有一身的腱子,她竟然有些意动了。

 

 

想她们这样年纪的人,那里还有那么多的矜持,此刻一边露出花痴般的表情,一边伸出手竟然在老王的胳膊上来回划了一下。

 

 

“你干嘛?”老王打了个机灵,皱眉看了张姐一眼。

 

 

“都多大人了,你还害羞啊,正好你儿子他们不再,不如我们……”这个张姐盯着老王健硕的身子,那是越看越欢喜,话没说完,她竟然跨步坐在了老王的腿上。

 

 

“你,你,下来!”老王吓了一跳,没想到这个张姐竟然这么开发!

 

 

老王虽然雄风依旧,可是那也得是在靳小小面前,此刻面对着这个老货,他那里能忍受的了,一把将她给推开了。

 

 

谁知这一推可惹了祸,他没想到这张姐居然是校领导的亲戚,他第二天就被罢了职,说他年纪大了,看病没以前稳妥,让他去做个宿管发挥余热,算是学校对老职工的厚爱。

 

 

老王给气的,但也没办法,因为他的业务水平实在不怎么样,要不然这年纪也不会只是个校医了。当年他是靠关系混进来的,现在别人靠关系把他弄下去,也算是一报还一报。

 

 

好在因祸得福,他分配去的宿舍是女生宿舍,恰好靳小小就住那栋楼。

 

 

做宿管的收入不高,好在他可以利用职权在自己住的传达室开小卖部创收。

 

 

老王的脑子挺活的,他一心想着白占这么大一块福地,不占一下嫩妹子的便宜那太对不起自己了,于是暗地里做些见不得人的赊账服务,专对那些生活拮据的女学生下手,赊东西可以,但必须让我占点男女间的便宜。

 

 

经过靳小小那一次以后,他也放开了,觉得脸面不重要,自己都这么大年纪了,再不享点福这辈子就过去了。

 

 

还别说,这活儿让他玩得挺溜的,一时如鱼得水,欢畅淋漓,只是可惜没机会跟靳小小搭上线。

 

 

这天夜里,小卖部的小窗传来三长两短的敲击声,老王听到后一骨碌爬起,口水都流了。

 

 

门开,一个女生悄无声息的从门缝钻进来,软绵绵的身子挨擦着老王,他的身体瞬间有了反应。

 

 

进来的女生是老客户了,叫秦欢,长得不算非常漂亮,但一双丹凤眼很撩人,再加上身子丰腴异常,是老王的最爱。

 

 

她瞥一眼老王的裤子,吃吃笑道:“王大爷,你可真行,我才刚来你就这样了,是不是最近没什么人来赊东西呀?”

 

 

老王一点不尴尬,还佯怒跟她说:“我说小欢,你都债台高筑了,一分钱没给我还过,怎么还好意思来找我呀?今晚你要不是来还钱的,那就请回吧,大爷心情不好,不想再做赔钱买卖了。”

 

 

秦欢一听急了:“那可不行,我今晚非赊不可。”

 

 

老王一点脸面都不给,推着她往外走说:“说不赊就不赊,你都欠我两千多块了,我这是小本生意,哪经得起你这么折腾。”

 

 

“哎呀!不是了,王大爷,你就行行好吧,我今晚必须得赊,要不然觉都睡不好。”

 

 

秦欢挣扎着。

 

 

老王掰着手指一算,问她说:“你家亲戚来了?”

 

 

“嗯!”秦欢点头。

 

 

她的情况比较特殊,別人来事还能问舍友借来应急,她不行,对很多型号的姨妈巾都过敏,只有老王这老中医特意给她准备的才能用,所以老王把她的日期记得比她自己还清楚。

 

 

老王叹口气,问她说:“那你今晚准备怎么赊?我可跟你说好了,因为你信誉不好,不出点血是不行的。”

 

 

老王这话一下子就把秦欢给逗乐了:“王大爷,別的时候我还真没血给你,今晚要多少有多少,你说个数,我给你挤。” 

>>>>本文《绝品校医》全文在线阅读<<<<

查看全部评论

信息评论 Comments